少儿美术教育要怎样教小朋友画画?

在我的废话开始前我想先问三个问题。大前提是,在培养儿童画画时:

一. 画什么像什么,好不好?

二. 以「像不像」为标准评判小朋友的画,好不好?

三. 小朋友可不可以「乱画」,乱画好不好?

好,别管这问题听起来似乎有点神经病,思考一下并记住你此刻的答案,我们接下来正式开始。

第一个问题,画什么像什么,这样好吗?

可能好多朋友看到这个问题简直可以闭着眼睛选 A ——必须好啊!那技能简直不要太好啦,谁小时候没有看过神笔马良?小学时代里的那些能把各种对象画得惟妙惟肖的同学甭管外在条件多恶劣都可以把女同学们迷得不要不要的啊(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其实,对小孩子来说,不一定。

我猜此刻你的表情是这样的


咳咳!正经点。先拿我自己的例子来说,大家请看

这是我强行试用学生马克笔效果的涂鸦(好吧我不是人)。


但是,我画这个的时候完全没动用脑子里关于「创造」的那个部分哦,如果有小朋友经常去临摹照片然后感觉自己画的挺像的屌屌的那就是已经发出危险讯号了哟!

请原谅我危言耸听,但你肯定在极其不服气的问为什么。

为什么?

因为小朋友如果在临摹时觉得有成就感了就更喜欢临摹,只临摹,排斥原创,拒绝想象。我经常能看到初到画室的同学在最初几节课基本没法自由的画,让他们想画什么就画什么甚至允许乱画的前提下也基本是痛苦不堪扭胳膊甩腿儿地抱怨「不知道画什么」或「不知道怎么画」最后只能让我做示范然后照着画,可一旦我转身辅导其他小朋友的时候就又不能画了。这样长此以往发展下去就很容易教条化、框架化,也就是在画中区别「对与错」,这样长大后就几乎和「创造力」无缘了。

想想,为什么我们上一代包括这一代人在成年后还能保持旺盛创造力的总是不多,除了生活环境与社会环境还有一个很重要原因的就是学校的「美学教育」。

说到这个,我不得不吐槽一下我们现在的有些美术老师,尤其是部分幼儿园和小学美术教师。他们哪里是在教画画?分明是在教数学嘛!

我们经常能听到这些老师说这样的台词:

「看看老师的范画,这里面有蓝天白云小花小草小树小朋友小房子,还有我们笑容慈祥的太阳公公。」

「我们观察一下,太阳公公是圆形的哦,然后小房子是上面是一个三角形下面是一个正方形。」

「你这样不对,这里应该是直线。(手把手画)对对,这样才好。」

这样教出来的小朋友在自己独立画画时就如同戴着镣铐跳舞,不敢轻易下笔,开画之前就开始考虑万一画不像怎么办?画错了怎么办?就很容易养成在画画时分对错的习惯,但是绘画是一门艺术,而艺术的东西你又以何种标准去判断对错呢?我小时候的美术老师竟然还给我们画的画打分,悲催的是······现在的美术老师还在走当年的老路。

后来我一打听,好些幼儿园正好是数学老师兼职美术老师,怪不得如此理性,不得不服。

好吧,为了进一步印证我的说法,大家请看:


张真歌,《给长颈鹿喂食》,2010,上海杨浦区六一小学

这是一幅获奖作品,但这种画的格式,几乎所有上过幼儿园且喜欢画画的小朋友都会。个别记性好点的孩子甚至无论画什么主题都可以一开始就咣咣地把太阳和云给弄上去再说。我总结了一下, 「太阳」、「白云」、「小朋友」这三要素可以出现在各种幼儿园小朋友的画纸上,那种感觉就像······每年春晚冯巩的那句「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啦!」。

不用怀疑,这就是我们大多数学校毫不重视「美学教育」的产物。

回到问题本身,我的答案是,画的像,在非完全临摹的情况下就好,例如写生,(因为写实训练不会影响创造力,然只画照片会。)。否则,就不一定好。长期画照片,长期临摹大师,又不动脑子去消化就易形成依赖。创造力和写实没关系。创造力在于对整体作品立意,表达方式,叙事方式,画面构成等等复杂问题的把握能力。写实作为提供创造力最终化为实践的好帮手没有错。错是错在写实训练方法,以及把绘画创作人为的滞后这两点上。所以有一种画叫做:「除了形,一无是处」,这种东西目前充斥在各种社交平台,例如微博,有兴趣的可以去找找看。

OK,第一问讲玩鸟,你们的答案呢?

第二问,以「像不像」为标准评判小朋友的画,这样好吗?

在经过上一回折腾后聪明的你肯定会回答:「也是不一定呗!」

哈哈,学精啦!不错不错,大队长就决定是你啦!

但,我还是坚持回答:「这样,不好!」。

你,此时此刻,会不会是这样的表情


哎哎,别着急打我,起码听我把理由说完嘛。

我听过好多家长给我反映他们对自己孩子画作的担忧:

「这孩子画什么都不像,总感觉在胡乱涂鸦,毫无章法,怎么办?」

「姚老师,你能不能帮我教教孩子如何把东西画准?」

「姚老师,我家小孩很有自己想法的,非常有创造性,但就是画的东西都不像那么回事。」

还有这样的。

「姚老师,(指着我裱墙上的学员优秀原创作品),你那些画我家小孩都可以画得出来,但他就喜欢照着画,就是不肯画想象的。」

······

其实这些问题的根源都可以追溯到一个点上,那就是以「像」作为要求长期画画后就其作画水准就基本很难继续进步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如今大多数的美术高考作品。

是的,我们不是看不起如今各种的考前培训班,这些美术班都是在解决「像」的问题哦。而且国内外最顶尖的美术学院也不是画的像就能进的。

来我们来看看美术高考是怎么阅卷的



照片来自微博@艺术家配种站

这里面大部分都是画得很像的画的,但场面看上去,这么说呢?让人伤感。

当然了,我这只是举了一个很远很远的例子,相信大多数家长朋友们也没想过让孩子长大后去考美院。我只是想说,这样完全以「像」为要求所做出来的流水线产品对于高考来说,没问题。但,对于小朋友来说,是灾难。

为什么如此严重?我和我的朋友们创办的「布鲁斯儿童艺术工房」(广告强势插入),在早期的时候就犯过这样的错误。

这是我们早期学员的作品:



这种画,就是老师拿了范画让学员照着画完成的作品,除了颜色和斑纹外几乎一个模板。

小朋友名字不一样,外貌不一样,性格不一样,心情不一样,年龄不一样但画的却几乎一样。

让着实让我苦恼了好久

我不止一次跟之前的老师们说过,小朋友画画是为了干嘛啊?不是为了画出老师想让他们画的内容,而是画出自己的所思所想,表达感受、释放情绪。

后来我和老师就这个问题如何解决不断思考、不断试错后这个问题终于以目前来说比较好的形式解决。

其实这是个非常大的问题,简单来说就是家长想看自己孩子能画出自己「看得懂」的画,但孩子表达的思想大人却不一定有耐心去GET到。

后来,我们改革了上课的模式。彻底取消「范画」,若要鉴赏,就给孩子们讲解名家作品。

具体我们是怎么做的可参见这个问题下我的回答:

zhihu.com/question/4632

那采用后来的教学方法后,孩子们有什么变化吗?

因为你们看不到创作过程(其实我觉得过程才是最重要的部分),我觉得就作品而言,更自由了。

你能看到有什么模板或套路的痕迹吗?

来看看:


地狱-尹相哲-8岁

我的同学-任沁雪-11岁

异度空间-尹相哲-8岁

一个削笔器的联想-杨紫添-9岁

水之歌-石峻元-9岁

鱼-金泓宇-9岁

献给妈妈-金泓宇-9岁

女巫与科学诞生后流下的血-任沁雪-11岁

完-冯靖轩-8岁

气球-熊梓希-7岁

猫狗大战-熊梓希-7岁

机器人-吉子豪-7岁

山-熊梓希-7岁

城堡-覃翰一-8岁

太阳神之怒-石峻元-9岁

怪物的家-Amy-4岁

美食-罗方为-9岁

面具-吉子豪-7岁

花园-周瑞亭-7岁

时空世界-薛美佐-8岁

一共20幅画,我按不同年龄做了筛选,大家都可以看到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和擅长的表现方式。

这些画作无一不直接或间接的展现出了孩童们想象空间的真实战斗力,虽然在技法上还稍显粗糙,但只要保持兴趣画下去,技法是可以在无知不觉间提升的(当然专业的技法还得找靠谱老师)。

所以,以「像」为标准要求孩子,个人认为极为不妥,回答完毕。

好,我们最后来说第三个问题。小朋友可不可以「乱画」,乱画好吗?

可以乱画,年龄越小乱画越好,千万别画简笔画,收工。

太累了,写个回答不容易,改天再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