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女子被父亲 3 次烧毁录取通知书,40 岁考上大学?

录取通知书烧毁了。

但是,录取的事实没有改变,同样是可以上大学的啊。

学校(高中学校)肯定是知道的,班主任肯定也是知道的。

她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而且是三次烧毁录取通知书。

不让你上大学,还让两次复读,复读了还不让去上大学,不合逻辑。

不想推测什么,以免伤害到谁。

但是,需要更多细节,证明合乎常理。

担心,又是流量惹的祸。

抱了个歉,我不管这女的感动了多少群众,顶着骂我也得怀疑这个事件真实性。

因为里头疑窦重重。

我刚才在网上看了她的专访视频,5分钟,有兴趣的去搜她名字就能查到观摩一番。

她自己访谈里头说了,头一次高考是96年,连续三次考试三次被他亲爹烧毁。

咱一个一个说疑点。

头一个,三次高考,涵盖96到98年。

要知道这几年正是全国大学第一次扩招的前夕,99年后开始正式扩招。

高考重点和学科侧重,在这几年一年一个变,因此这位姐,靠自学或者工作之余参加考试,能连续三年连中三元,可能性微乎其微。

更大概率是全身心投入考试,才能次次录取。

那么,这个逻辑和常理就发生冲突了。

她连续花三年事件高考,她爹连续烧三次,这踏马可是三年时间啊!第一次就让她去念书,第三次烧通知书的时候,她都马上毕业了好吗??

这是正常人干的事吗请问。

她爹如果真的这么头铁,正常操作应该是第一次给烧了以后,马上打发去上班去相亲去生孩子,哪会允许她还有后两次考试的机会。

她爹这么干简直是非人类反应,要知道当年大学生有多之前,跟她中专生出来的报酬比,月薪高5到10倍不是梦。

这种做法无异于买头下崽的猪回家养着,悉心喂三年,下一个崽掐死一个,再下再掐死……

钱也花了时间也花了,劳动成果就是用来毁着玩的。

有瘾是吧?

肯定有杠精说人家就是奇才,在外边一边打工一边偷摸考试,还都考上了,有问题么?

那您往下看。

二一个

这女的说了,她第一次考试通知书她爹当面烧的,她为此哭的很大声。

搁在正常人反应,这么大一次打击,下次她再考试,费劲拔力筹备一年参加了,然后邮寄地址继续工工整整写上收件人她爸名字……

这智商打死我也不信能考上大学谢谢。当年高考的录取难度可不比今天,太难了,真是人上人才能上大学。

理论上,有第一次教训,第二次肯定得亲手拿通知书。

拿不到也得问个究竟,当年虽然手机不普及,电话可是村村通,打个电话问问录取情况再正常不过。

合计着考完黑不提白不提,考试结果石沉大海,明年再来一把。

如果说她爸纵火有瘾,这位姐就是考试有瘾。家族基因绝绝子系列。

更吊诡的是,第二次石沉大海,这可是已经填了志愿且被录取了啊各位,录取分数线她能不知道么。

第三年再来一次,他爸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她仍然不闻不问,棒死了!

这个,和常理之悖,已经是匪夷所思的地步了。

三一个

听着啊同志们,96年考试,家在农村。

你们知道当年在农村录取一个大学生是什么概念吗?

通知书寄到村里,踏马的村长支书得带头把这位姐拉上拖拉机,前头挂着大红花,后边跟着半个村的乡亲,敲锣打鼓绕村巡演的阵仗不是开玩笑的。

这容得她爸偷摸烧了就完事么?

她爸敢干这事,村长后手就把她爸当中世纪女巫处理,跟着通知书一块烧了。

话说的调侃,但事是这么个事,当年的农村出个大学生是根本盖不住的,当年出来打工的人寥寥无几,村里基本上还是一两个大宗的势力范围,出个天之骄子那是大事,家里钱不够,同宗同族的人是会借钱甚至送钱支持上学的。

她爸一己之力,断难掩盖事实。

还有细节若干就不说了,反正,就是不信。

至于现在做的这个宣传,这手艺我可太熟了,但凡反常有妖且漏洞百出的正面宣传,必有目的。

我就开始琢磨,目的是什么呢?

网上一搜通告,哎哟?好多新闻不但都同时摆出来这位姐手持XXXX大学录取通知的皂片,而且这大学名称都是加粗加大字号的欸?

懂了。

各位都清楚,现在大学的含金量已经在下滑,甚至普遍认知里得头部学府出来,才好混社会。

加之,随着人口红利滑坡,适龄大学生有日趋减少的态势。

辣么,很多学校的专科,尤其是高学费的专科,招生已开始捉襟见肘。

一个四十岁的中年妇女,通过努力圆梦,考上了XXXX大学,且打算继续读研……这是什么?

这是给生源出现赤字的学院打招生广告啊各位亲!

整个宣传潜台词是:

她梦想曾破碎,现在我们圆了她梦。你有没有梦想?你有。她行,你也行。大爷也进来玩玩吧!

你看,要说大学里这帮文化人,奏是会煽情。

牛逼之处在于,大学老师么,肯定门清,现在的小孩考不好宁愿复读,也不可能去个不中意的专科凑合,还不如提桶进厂实惠呢不是?

所以把枪口是对准了这帮曾拥梦想,却壮志未酬的中年老白菜帮子们。

这么会选目标用户,宁是真的棒。

管中窥豹,当下大学的办学困境也可见一斑,入不敷出的现状下,老黄瓜刷绿漆,也打算拉进来再教育一波。

教育出来干嘛?

三四年后,一帮白了头发奔五的人,陪着二十来岁小孩一块在社会上卷么?

剥夺小孩就业机会,这也忒为老不尊了吧?啊?

我呀,之前跟某些特殊癖好依赖症患者聊天,我说你们怎么就好这口呢怪脏的。

他们说小虎你不懂,我们找技师,不为体肤之快,主要为了寻找内种……初恋的感觉,年轻时未竟的梦想……梦想你懂伐?

我说我大概懂了。

现在看着学校跟技师干一样的活,也是以圆梦为名,做着自己赚钱的买卖……

我踏马又懂了一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