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给孩子报个美术班,学校开了国画班、卡通画班、儿童画班,应该报什么班呢?

众所周知第一次去某个画室上的课叫试听课,大多数机构会在这个点上集中火力拿出看家本领以取得家长和小孩的好感。这动机没有任何问题,我们也爱钱,但这样可能会给家长和小孩造成一个「每节课都会这么丰富有趣」的期望值。在以后的课程中一旦低于这个值,直接影响小朋友的学习热情。

在我看来这是不能容忍的。我觉得应该一开始就告知家长儿童艺术教育的正确理念和基本知识,然后我们的所谓试听课其实就是一堂随便画课,就是桌上所有工具皆可使用,不限题材、不限画法,真正的想怎么画就怎么画 … 除了一点,不能临摹。

为什么试听课不上课反而让小孩自己画呢?

因为把时间都留给孩子可以让其创作更有完成度,而通过观察整个过程,我们的老师可以较为清晰地了解到这个小朋友画画时的思考方式。

是的,你没看错。就是思考方式。在我们这里画画的所有小朋友都知道,画画时是需要动脑筋的,而且,动脑筋是一件很酷很会上瘾的事。

还是用孩子们的画来帮助我解释吧,先来看五岁的马婧涵试听课上所画的画。


这个,就是模板画。我相信好多只要上过幼儿园美术课的小朋友都能画:千篇一律的房子造型,最受小朋友欢迎的田字形窗户我也不吐槽了,然后加上人物和若干家具主体就完成了。好在这位小朋友没去画苹果树和四分之一太阳。

看得出这位小姑娘很喜欢画画,但我可以肯定她在画这幅画的时候没有动脑筋,她靠的是记忆。面对一张白纸的时候不是去想着创造一些好玩儿的画面或通过某种线条来表达某种情绪,而是直接从记忆里提取元素来一一摆满画面,画面填满的那一刻即画完。这,就是被我之前称为模板画的过时产物。这充其量只能叫做成人眼里的儿童画。

那儿童眼中的儿童画是什么样的?


这是马婧涵小朋友差不多一学期后画的,还没画完。除非她亲口告诉你,否则这画的是啥没人知道。

我并不是说一学期(差不多16节课,一周一节课)后这个小姑娘在绘画技法上有多明显的进步,事实上这个年龄段最不需要学的就是技法。我的意思是上下两幅画最明显的区别是想法,也就是刚刚说的思考方式。

只有思考方式从根本上打开束缚才能够画出图二那样的作品。这做起来并不简单,首先需要的就是破除脑中对「画得像就好」的迷信,这里主要是指家长或学校老师会或多或少地在身边唱,「你画的这个杯子一点都不像啊!」、「哎你看你这里画错了」,相信家长是出于好心来「教」孩子。但学校老师就不一定了,他们很可能是为了便于管理和便于教学而选择用定主题和打分数这两种武器来统一学生思想。

当然,就我所知目前有很多中小学都已放弃这种教学,这对于众多小学生而言肯定是重大利好。但,更多的幼儿园还在采用这种早已过时的模板教学。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没上过幼儿园美术课的小朋友画起画来会更自由更有趣,即使他们画啥不像啥。

对孩子来说,踏出这第一步就需要极大的勇气。有家长朋友曾问过我说为什么家里的小朋友在姚老师这里可以画得那么自由不羁而在学校班里却只能泯然众人呢?答案是环境啊,借用罗永浩老师以前的一句广告词就是「有思想的小朋友在哪里都不太合群 …… 直到他们来到了布鲁斯儿童艺术」。有些小朋友为了合群,于是选择了最保守的策略——跟别人一样。无论如何,这种情况不罕见,但我并不为此担心。因为,那些选择了保守策略的小朋友同时知道,当他们每周来到布鲁斯的时候,可以放心大胆地露出额头上的角。

好,接着说我们课堂的第二个重点,即小朋友可以做到不以像就是好的审美为标准的时候如何去画出让自己看着「爽」的画?在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画画的动机问题,我带过的学生不少,但我很惊奇地发现有相当多的小朋友竟然是以取悦美术老师以得高分为目标去画画!噢,我天!我的意思是,这些同学在走出学校后还会喜欢画画吗?不会!TA已经不需要取悦任何人了,画画也就留在学校里吧。

我会跟每一位小朋友认真地讲「画画给自己看」直到他们铭记于心。举例说明:


六岁的王雅茹画的小老鼠。为什么只有一只眼睛呢?为什么没有鼻子嘴巴呢?为什么没有背景呢?为什么不涂颜色呢 …… 对小作者来说,这些问题可以通过一个答案来解释:

就这样最好看!

就画自己觉得好看漂亮的。这对小朋友来说,是保护自己的兴趣和热情。对我来说,是保护他们的童真。有些东西,小时候不珍惜,成年后就怎么也找不回了。


据说在学校里画老是画「打日本鬼子」的罗振元同学,这是他在布鲁斯画的「睡着的人」。



喜欢金鱼并为此专门带了一条金鱼来教室的罗钲皓同学通过观察和想象画出的两个不同的金鱼。

噢对了,只要小朋友说不喜欢上颜色,我从不强迫他们。


沙漏里的沙子表示时间,上方的磁铁代表人,每个人有两面翅膀且拥有同样多的时间,区别在于你怎样去利用或浪费。

六年级的张思语同学对时间的诠释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审美的培养。对于家长来说如果小朋友热爱绘画艺术,那经常全家出动是看看美术馆是有必要的。同样一幅画,在电脑屏幕上看和在现场看基本可以得出完全不同的感受。对于机构而言,则是从各个方面给学生展现各种艺术形式。扯得远一点,我甚至会给小朋友看演唱会上的服装设计。


这是薛美佐画的森林女巫,整个创意是女巫的脸被树枝包围形成一种「头发」效果。但画到这里出现了瓶颈——她怎么也画不出令自己满意的女巫的表情!于是老师给她讲了关于断臂维纳斯的故事,最终她找到了平衡这一切的方法:


遮住脸后感觉对她到底是什么表情的想象空间更大了耶!

——薛美佐

而这件作品的创意源头知道是什么吗?





这是椎名林檎出道十周年的演唱会造型。这,叫做致敬。

比起在学生脑袋里灌输一堆他们很难记得清的艺术家名字,用作品去感染他们是更有效的方式,例如我会给孩子们欣赏:


神奈川冲浪里 . 葛饰北斋

然后两位小朋友金泓宇和施佳邑分别根据自己的想法做了DIY:


怒涛龙卷 . 金泓宇


波涛红云 . 施佳邑

事实上金泓宇同学那幅画还有另外一个版本,如下:


马克笔画好后再用丙烯颜料重画?等等 …… 你真认为这是重画?学生通过使用这两种不同的材料画同样的东西能得到什么样的体验才是最重要的,在这过程中他对两种材料的熟悉会更有画面感以便于未来去选择更适合绘制心中所想的材料。而最后呈现出的作品,则相对过程来说恰好是不那么重要的。

之前说了,孩子们的画在一定审美的基石之上是可以自己决定什么时候结束一幅画的。标准就一点,即自己满意。而稍大一点的孩子,在「我们的做事方式」下长期浸润的那些同学,对完美的苛刻程度也与日俱增。有看过我公众号往期推送的朋友可能还记得什么是我们的做事方式,在这里我不多讲,我们看图说话:




挥之不去的恐惧

——李佳熙

这是初中一年级的李佳熙作品,注意到画面四周那些扭曲的线条吗?那是感觉,是给人以恐惧感的氛围角色。而这个想法来自老师向他介绍的日本漫画「七龙珠」。

我鼓励他们多看好漫画,好电影,好书。鼓励他们细心去观察身边的一切,很快就能惊喜地发现:原来我身边的一切都可以画!而不再是「老师我今天画什么啊?」。

这件从创意构思到完成作品花了大概三十个小时。放心,这还不是耗时最长的,我们小一点的同学中用一学期画一幅画的也大有人在。

有人可能会问了,小孩子花那么长时间画一幅画又不能卖钱有什么用呢?

这本质上属于一个一生从未给自己真正的兴趣注入过大量心血的人问的问题,因为你如果花费大量时间与精力去从无到有地创造出一件,至少你当前阶段认为「很棒」的作品——甭管这作品外人怎么评价、值不值钱。首先,你会获得前所未有的成就感。然后,在如今这个很多人连完整地读一本书都闲费力的时代,这种专注,这种执拗劲,是令人动容的。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一个人小时候就已经在刻意锻炼这种专注力,长大后是不是无论干啥,成事儿的概率都会比普通人要高那么一些。

以上,就是我们上课的方式。

可以关注我公众号,获取更多儿童美术教学知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